当前位置: 首页 > 讲座报告 > 正文

德国学者阿斯曼夫妇来我校讲学

【来源: | 发布日期:2015-12-11 】

2015128日下午,由德语学院承办的题为“文化记忆&遗忘的形式”学术报告会在长安校区行政楼报告厅举办。报告会由德语学院院长温仁百教授主持,我校德语学科全体师生到场聆听。

报告会的主讲人为阿斯曼夫妇,均为德国的著名学者。扬·阿斯曼(Jan Assmann)先生是德国著名的埃及学家、宗教学家、文化学者,现为海德堡科学院院士,兼任德国考古研究所、德国历史人类学研究生等机构研究员。他曾出版包括《出埃及记:古代世界的革命》、《文化记忆:早期繁荣文化中的文字、记忆和政治身份》、《摩西的选择:一神论的代价》等专著,先后获得德国历史学家奖、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勋章和托马斯·曼奖。阿莱达·阿斯曼(Aleida Assmann)女士为德国英语学家、埃及学家、文学家和文化学家,在英语文学和文学传播考古领域著作颇丰。1990年以来,其研究重点转向文化人类学,主要包括文化记忆、回忆和遗忘等话题,并先后获得菲利普·莫里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奖、马克思·普朗克研究奖和恩斯特·罗伯特·库尔提乌斯奖。

报告会上,温院长代表德语学院全体师生对阿斯曼夫妇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欢迎和由衷的感谢,温院长表示,非常荣幸能够请到两位德国著名学者来西安外国语大学做学术报告。学术报告会的主题为“文化记忆&遗忘的形式”,内容分为两部分,即文化记忆和文化遗忘。

扬·阿斯曼先生为大家讲解关于文化记忆的部分。阿斯曼先生阐述了文化记忆的概念和选择研究这一领域的原因。阿斯曼先生的研究小组最初就“文化如何经历世代交替和历史变迁之后仍然保持一致性”这一问题展开讨论与研究,从许多领域中寻找线索,得出了“记忆使其万古流传”的结论,进而提出了“文化记忆”这一概念。而什么是文化记忆,阿斯曼先生给出了如下的答复:“文化记忆”有别于“知识”的概念,它是一种借助社会各种形式和媒体形成、传播和延续的一种机制,特点为内容丰富、无国界且难以限制。在人类历史的发展中,文字逐渐与文化记忆联系,成为记忆的载体。阿斯曼先生以古埃及文化现象为例,讲述了古埃及文字对其文明发展和演变的作用,进一步阐释了文字与文化记忆的相关性。阿斯曼先生在报告中还补充了一些其他的相关知识,在对比之中更加突显出了文化记忆的独特性。

有记忆,就会有遗忘。随后,阿莱达·阿斯曼女士的讲演题目是《遗忘的七种形式》。在阐明“记忆与遗忘并没有善恶之分”这一观点后,逐个介绍七种遗忘形式。1.自动遗忘——物质的、生理的、技术的,2.保存性遗忘——进入档案馆,3.选择性遗忘——专注和记忆框架的意义,4.惩罚性和压制性遗忘,5.保护加害者的防守性和共谋性遗忘,6.建设性遗忘——政治或个人履历的洗心革面,7.治疗性遗忘——既往不咎。通过展示七种遗忘形式,阿斯曼女士希望在座的各位能正确对待记忆与遗忘的问题,既能在回忆中看清方向,又可以在遗忘中坚强地活下去。紧接着她用当今互联网的发展与本话题的联系来提醒大家,研究的脚步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需要与时俱进的。最后,阿斯曼女士借用法国作家巴尔扎克的话作为本次报告会的结束语:“回忆能够美化生活,但唯独遗忘使它变得可以承受。”

在交流互动环节,德语学院师生就有关话题与阿斯曼夫妇进行了深入的学术讨论。报告会后,温仁百院长代表德语学院向阿斯曼夫妇赠送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礼品。本次学术讲座的成功举办,在丰富学生跨学科文化的同时,也拓展了师生们的学术视野,促进了我校与德国知识界的学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