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讲座报告 > 正文

北外韩瑞祥教授来我校做学术报告

【来源: | 发布日期:2012-09-21 】

920下午,中国德语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博士生导师韩瑞祥教授在行政楼报告厅做了题为《维也纳现代派的审美现代性》的学术报告。

韩瑞祥教授的主要工作领域是德语文学的研究与教学、德语文学翻译及翻译研究,主要研究范围为奥地利文学,近年来选编并组织翻译出版了《施尼茨勒读本》和《彼得·汉德克作品系列》。此外,他先后出版2部专著、15部文学译著、1部教材。他所发表的主要论文已经辑入2011年出版的《韩瑞祥选集》。

在报告中,教授用清晰的思维轮廓、详尽的实例举证、极具逻辑性和文学性的语言将自己的相关研究成果以浅显易懂的方式表达出来,为德语系的老师、本科生和研究生呈现了一曲美妙的文学精神之歌。

报告共分五个部分:维也纳现代派、维也纳现代派与柏林自然主义、维也纳现代派与马赫和弗洛伊德、施尼茨勒和霍夫曼斯塔尔作品中的维也纳视角、自我—心灵—梦幻。

在第一部分中,教授概括介绍了维也纳现代派产生的时代背景及其重要地位。维也纳现代派出现在十九世纪末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代表着这一时期奥地利文学发展的主流,在文学、音乐和精神分析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第二部分,教授阐述了维也纳现代派与柏林自然主义的传承关系,并对这两种几乎同时代的文学思潮进行了对比。维也纳和柏林同为当时德语文学的两大中心。在文学纲领和审美意识方面,两者的发展方向不同,但正是在这种相互鼎立、碰撞和影响中,维也纳现代派才显示出其独特的审美现代性。柏林自然主义以表现社会丑恶的现实为目的;维也纳现代派的宗旨是自我、心灵和梦幻的艺术风格。同时,在描写人的心理方面,维也纳现代派从柏林自然主义文学中吸取了细腻观察的艺术技巧,但其主要目的是表达自我的内心世界。

在报告的第三部分,教授从思想史的角度选取了维也纳现代派的两个代表人物——马赫和弗洛伊德。马赫打开了通往“自我”的路。他的主要观点是:物是感觉的复合,一切事物的本质是永恒的变化;一切认识都取决于感觉;自我是不可补救的,是由要素构成的,人只能感受到瞬间的复合。同时代的文学批评家巴尔称马赫的哲学为“印象主义哲学”。弗洛伊德创立了精神分析学。他认为梦幻是被压抑的欲望的实现,代替了行为。在此,梦幻的“现实地位”被重新定义,成为科学、文学和艺术感知、探讨和描写的对象。

接下来,教授重点介绍了维也纳现代派两个最杰出的代表施尼茨勒和霍夫曼斯塔尔以及他们的主要作品。施尼茨勒被誉为弗洛伊德在文学上的“双影人”,而霍夫曼斯塔尔被推崇为现代派的化身。在中篇小说《古斯特少尉》中施尼茨勒第一次把“内心独白”手法引入到德语文学中,开始全面探索人的心灵。其中,自由联想代替了逻辑思维,意识活动充满随意性,“心理时间”取代了时空。霍夫曼斯塔尔的《一封信》以虚构的文学形式,印证了马赫把自我化解为感觉和要素、自我统一体业已丧失的论断。坎托斯危机是一个文学时代的标志。

作为结语,第五部分呼应了第一部分所讲的内容。教授总结到,维也纳现代派是在一个错综复杂的文化氛围中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并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内涵和发展趋势,其审美特征一反传统,使艺术表现从客观转向主观,从外在转向内在,形成了以表现自我、心灵和梦幻为宗旨的艺术风格。同时,文学、艺术和精神分析学中对梦幻这个主题的偏爱同样是对那个普遍的现实危机的回应。

报告结束后,德语系师生纷纷提问,教授对所有问题都做了详尽、诚恳的回答。在报告会结束之后的交流中,教授对德语系老师表示,几位本科生和研究生提出的问题很有水平,说明他们已经具备了很强的独立思考能力和理解能力。

韩瑞祥为我校著名校友,也是我校客座教授,这次应邀返回母校的主要目的就是参加母校建校60周年庆典。